首页

景点

景区打折卡

图库

攻略

地图

国家地理

世界奇观

酒店机票

户外商城

天气

论坛

企业加盟
您的位置:首页 > 贵州旅游 > 游记攻略 > 贵州游记攻略:遗世的雅歌(二)
2007-1-10
贵州游记攻略:遗世的雅歌(二)

    【扫帚行心之黔东南篇】宰荡:遗世的雅歌(一)
   
    宰荡是一个让人感动的地方。只用感动来形容它,似乎过于单薄,宰荡又可以用什么词来形容呢?用眼去拍摄,用心去聆听,用神去记忆——这是一个让你不知不觉落泪的地方。

    在整个黔东南的行程中,因为有了宰荡,所以让人觉得特别难忘。宰荡是那里一个听侗歌的好地方,也因为民风淳朴而广泛流传于驴子当中。可是要进去宰荡并不容易,它藏在深山之中,并不轻易露出真容。

    早上我们开车前去,经过规模庞大而又修葺一新的车江侗寨,整齐划一,华丽美观的车江侗寨吸引着我们的视线,但没有吸引我们的心,看着那飞扬的侗寨大旗,竟然没有一点感觉,不知道门口设立了售票处的车江侗寨,生活在里面的人们是否有被观赏和表演的感觉?人生如戏,莫非就是这样演出?

    一路前去,自然少不了走走停停拍摄路边风光。车越往山上走,我们越觉得寒冷。师傅停下来询问去丰登的路,听到回答我们的大叔操着可爱的贵州话说:“跟着前面的小车车,看见一片大坪坪,就是丰登了。”连续的叠字,让我们感到很是亲切。正在鹦鹉学舌的时候,忽地想起那前面的小车车,可就是比我们早出发的“陈坤”他们?

    小车车就是小车车,很快我们这中车车就追上他们啦,不是他们还是谁哦!两车相会之时,我们又一次大声欢呼,司机师傅乘兴一踩油门,我们绝尘而去,甚是嚣张。公路上只有我们两辆车行走,所谓深山不问尘世,我们似乎都成了寻仙人了。

    我们在乘了大约45分钟的车之后,来到了丰登。丰登只是一个小村落而已,在深山的外面却罕见地有一大片空地,就是那大叔说的“大坪坪”。下车才发现天气急剧下降,我们穿上大衣,把自己裹得紧紧的,走进深山,只怕更感寒气逼人。大坪坪的边上有一条狭窄的小路,入口两边都是树木,与外面开阔的大坪坪相比实在判若两地,很有武陵人寻桃源的意象。沿小路走没多远,看到一个村寨,那便是丰登了。路两边都是侗族的吊脚楼,田间还有些劳动着的侗族人,妇女们都穿戴着侗族的服饰,而男子却比较汉化了。

    丰登离宰荡还有5公里,我们决定徒步进去,行走在贵州的大山之中,去寻觅一个传说中的世外桃源。

    初秋的明媚有别于深秋的萧索,淙淙的小溪流过又给它增添了几分灵气。令我们这些四季难分的广州人惊叹不已。越往山深处,虽越感到秋天的寒意,但越感清新,挥去眼前的飞尘,寻找着一份超凡的轻灵。

    那路中出现的潺潺小溪,沿着高处往下无声无息地流动,清澈见底,岸边长满了很多不知名的植物,涓涓溪流由高往低流去,偶尔还跳跃着,用小瀑布显示着舞姿,调皮的鸭子不时一头撞入水中,在山间精巧地描绘着极有生趣的工笔画。总觉得贵州的山水真正有自己特色的不在于之前的舞阳河,不在于连绵的山路,而在于这去宰荡的路上。5公里的路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我们如同几十万人行军一样,把战线拉得极长,并不因为什么别的原因,路边的风光经常吸引着你我他的兴致,走走停停拍拍,不经意便落下很多了。走过石卵路,走过红泥路,走过为人所踏出的羊肠小道,再走过一段独木桥,终于看到一座风雨桥。那就是宰荡了。
 
    【扫帚行心之黔东南篇】宰荡:遗世的雅歌(二)

    宰荡的风雨桥已经很破旧了,几处的木板已不知芳踪。踩上去的时候,木板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提示着他们的岁数,好像我们踩到的不仅是一座桥,而是一个年代。

    走进鸡犬相闻的村落,看到的是村民那纯挚的笑容,刚举起相机,想把他们不掺欲望的笑脸拍下来,他们却害羞地闪到门后,憨态动人。我们娇笑着走进寨里,在狭小的路上逗逗温顺的小狗,追逐可爱的小猪,看惊慌的鸭子重演撞入水中的笑话,我们像极了顽皮捣蛋的孩子,把本来安安静静的村落硬是弄得鸡犬不宁。走到一片稍大的空地上,发现那赫然站着一帮人,原来早已有人捷足先登,听听却又兀自笑了,乡音难改嘛,深圳来的朋友!

    我们已经顾不上与他们寒暄,就往寨子的深处闯。幸好他们也早已适应被外人打扰,很友好地笑着。转个弯,看到一帮盛装的少女在梳头、打扮,她们嬉笑着,清脆地说着侗语,一位老太太为她们一一梳头,看来这一位一定是寨中德高望重的老人。

    都穿上侗族盛装的妇女儿童,个个显得娇俏动人,她们本来就有不少美女,现在打扮起来更越发耐看。我好奇地问她们为什么穿上盛装,原来那是唱侗歌之前的准备。早就听说宰荡的侗歌如同天籁之音,绕梁三日,今天我们终于可以大饱耳福了。看着他们华丽的服饰,我心生十分羡慕,抱着试试的心理,我闯进一家人屋里,试探着是否可以借他们的衣服穿穿。他们爽快地答应了,翻出最好的衣服,一一向我说明这是什么时候穿的,男主人的普通话说得不错,经常为我们翻译。几个热心的大婶围着我,帮我穿上一层一层的衣服。先是一个肚兜,然后是一件外衣,再次是腰带,戴上好几串重量十足的银珠项链,还有裤子和尖头的绣花鞋,我怕麻烦了他们而没有穿上。这还不是一个真正的侗族姑娘,一位大姐在后面为我梳头,最后还不忘为我插上发簪,别上梳子。好不容易穿戴整齐,我转了一圈,却转不起来,重重的首饰压得我好累,一位老太太还说要给我戴上侗族的大耳环,我慌忙婉谢,还真怕自己“不堪重负”。

    我跨出门,大伙都惊艳不已,叫得震天响:“哇,那真是你吗?”在广场上行走几圈,围在一帮真正的侗族姑娘旁边,我似乎也变成了那里的一分子,一位老奶奶拉着我笑逐颜开,一个劲地说:“都成了我们侗族的姑娘了。”在空地上转悠了几圈,满足了大家和自己拍摄的欲望,融入村民们中,难分汉侗,一刹那间真的有一家人的感觉。

    我脱下盛装,由一个侗族姑娘又变成了一个汉族女子。转身之间,意识也在交错,似乎眼前也模糊了一片,飘飘然不知所处。好一阵子,听见他们在叫喊着到高出去,我才回过神来。跟着他们爬上高处的吊脚楼俯瞰宰荡。不算很大的村落,房屋错落有致,中间的鼓楼平地而起,显得格外瞩目,远角上的几家人炊烟袅袅,再远些青山相衬,还有什么可以比站在高处看宰荡那样能抚平人的思绪。我看着竟然脑里一片空白,静止的思维仿佛在这刻凝固了,不需要想太多的事情,只想一味地去深呼吸自由的气息。

    叹息良久,下面挥手让我们下去吃午饭。这是一顿真正的农家饭,我们走进约好的农家中,14人围在一起,坐着矮小的凳子,品尝着火锅,热腾腾火锅为我们驱走了寒冷,小地方小桌子小凳子,承载着这么多人,还有滚热的火锅,温度上升到让人感到温暖的刻度。

    匆匆吃完,就听到来自深圳的朋友在呼唤我们一起去听侗歌。我们赶到的时候鼓楼已经围满了人,除了行者的我们和深圳的朋友,还有宰荡的居民。
   
    【扫帚行心之黔东南篇】宰荡:遗世的雅歌(三)

    我们走进光线并不好的鼓楼,里面已经站满了侗歌队盛装出场的姐妹们。清一色的女声,带着点点的柔美,这边抑扬顿挫,那边和声低鸣,彼此和应,醇厚动听,偶尔加入一女子高昂的嗓音装饰,把乐曲推至高潮,而后童声出场,单薄但纯粹,醇和得让人心里一片明亮。

    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形容听到侗歌时候的感动,没有任何征兆之下,在我毫无情绪波动的准备之下,泪滴竟然超越了眼眶的防线悄然落下。没有半点悲伤,没有半点的痛苦,只是把握不住,只是这样不知道为什么就掉下来了。

    那起伏的音调,那悠扬的歌声,引起了人的遐想,莫名的感动,还有不容易泛起的泪水。我恍惚中想起《圣经》里所描述的歌中之歌——《雅歌》,也许这就是雅歌。如果真的有这样的曲子的话,那侗歌的天籁之音就是遗留在世上的雅歌。

    在领唱的后面我看到之前为大家梳头的老太太,据说她是侗歌队的指挥兼教练。无论她如何躲避,她那纵年华逝去,却依然出众的容貌连同幽雅的气质依然像颗磁石般吸引着大家的目光。不仅我,其他人都注意到她了。村民的脸上都有的是质朴,她的脸上却多了几分风雅和高贵,我没有料到这里能够遇到这样的气质,她几乎不像一个小山村的人。据说教练都是以前最漂亮、歌儿唱的最好的女子,现在她虽年迈,但那风韵却是年轻女子求之不得的,大家都不禁惊叹她的出尘。在我们再三的请求下,老太太走到中间为我们高歌一曲,尽管明显地显得中气不足,但依然保存的悠远,就像田间的一屡青烟,淡雅得令人心折,她便是那幽谷深山中的兰花,绽放着清幽。

    侗歌队里有个爱笑的女孩儿,长得十分甜美可爱,年纪似乎也是最小的,一身盛装之下弱不禁风,大家颇有怜惜之意,不断逗着她玩。而其他大多数的歌者大都低眉顺目,不见面上有欢娱之色,后来听旁人说那侗寨大歌是用耳朵听的,并不讲究面部表情。哦,我这才明白,为何侗歌如同天籁之音,因为他们是用心去唱,而听者是用心去听,只有两者都用心,才能达到心灵的交融。也许只有这样用心的民族才会发展出美妙如斯的音乐,侗歌正是上帝对用心的民族的慷慨,也只有真正张开心灵的耳朵,虔诚去聆听的人,才能听到这一首遗世的雅歌。

    唱了一首又一首的侗歌,我们意犹未尽,姑娘们便跳起了舞,热情地拉着我们进入她们的舞圈当中,我们听着,跳着,笑着,也许伊甸园也不过是这个样子罢了。走出鼓楼,发现天色暗了下来,我们要离去了,深圳的朋友也走另外一条路离去,热情的侗族人把我们送出寨子,挥手一刻,竟发现手如此沉重,心里如此不舍。

    在路途上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思想着宰荡,不是简单的思念,是一种思考。之后,他们的影子始终在我眼前摇晃,宰荡,从此绣在记忆深处。
   
    【扫帚行心之黔东南篇】岜沙:勇气的凯歌(一)

    赶路的旅程因为有了思念而显得短暂,我们连夜从宰荡赶到从江,到那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大家在经过连日的奔波略显疲态,作了一个奢侈的决定,住进了可能是从江最好的酒店。在从江休整一夜后,第二天我们驱车前往岜沙。

    从江岜沙,因为至今仍完整地保持着原始古朴的部落遗风,而被称为苗族文化的“活化石”。岜沙人坚守着祖宗传下来的文化和生活习俗,形成了让中外称奇的“文化孤岛”。盛名之下的岜沙并没有如我们之前想象的一样,如宰荡一般躲在深山之中,而仅仅距离县城不过5-6公里而已,而且还是在从江最好的公路旁边。果然如此,我们到那里的时候发现路边停了好多的车辆,据说那里正好接待摄影协会和各地贵宾。刚下车,我们就看到一群身穿苗族服饰的男子从路边的寨子走出来,他们保存着日本武士一样的发式,头上留着一圈头发,扎上小辫子,头挽发髻,腰上挎着神气的苗刀,刀鞘上独特的花纹显示着他们与众不同的文化,肩头挎着猎枪,更显示出他们尚武的风俗。而他们腰间还别着一个小竹篓,是当地的一道风景。这山里虽早已没有走兽飞禽可打,但男人出门时仍喜欢带着猎枪,那枪已成了他们的随身饰物。世上因为有他们的勇气,才体现了苗族文化的顽强。我们惊叹着他们装扮,却也敬佩着他们的执着。

    岜沙虽然在公路旁边,游人往来不息,人们却依旧淳朴。小孩子特别多,也特害羞,连男孩子也不例外。我们刚要跟一个拿着猎枪的勇敢的少年说话,他却低头红脸匆匆离去,眼皮也不敢抬。岜沙苗人大多赤脚,连日来贵州温度骤降,但他们依然赤脚而行,看见他们健壮有力的小腿和满经风霜的脚,不禁让人对他们心折。路边一个苗族女子背着沉重的箩筐从我们身边轻快得走过,身穿大襟的上衣,下穿百折短裙,扎绑腿。领口、袖口、下摆和绑腿都是姑娘们自己绣制的彩锦,这些土法染制的民族服装,深蓝紫色泛着光。使人在那蓝紫光中恍惚想象着他们的历史,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坚守着自己的民族特色,这是勇气的结果,也是勇气的凯歌。
    我们沿着公路,在两旁的苗寨穿梭,不知道为何,当天人烟稀少,据说当天是赶集的日子,莫非全部都去赶集了?我们旁若无人地走进寨中,鸡鸭竟然还先于小狗狂吠,一条小狗正摇着尾巴跑过来,看到它就快到面前,一向怕狗的我在惊慌失措之下尖叫一声,那狗一愣,猛然收住来势,之后居然掉头落荒而逃。我虚惊一场,大家更为此笑不可抑,看来这里的狗还真的很温顺,据说应该与好客热情的主人有关,而我又发现了一个治狗的好方法。

    寨中悄然无声,因为我的进入使得鸡犬不宁,而坐在吊脚楼上的苗人可能早已习惯,甚至也不挑帘起望,只由得那鸡犬乱叫。我们走过一座吊脚楼,楼上坐着好几位苗族中年女子,她们似乎正在闲聊,看见我们冒昧闯进,并无任何不悦,相反还有十分笑容,一妇人正想把晾在外面的染布收起,我们仰望她自然的姿态,配合那染布的姿势以及旁边的环境,不由纷纷举起相机,她并不羞怯,大大方方地配合着我们,甚至还专门摆出更好的姿势。

    那个拿着猎枪的勇敢少年,提着枪从我们身边匆匆而过,我们好奇地跟在他后面,他到了一处,隐藏于树下的绿荫里,举起猎枪,瞄准树上的鸟儿,屏息凝视,慢慢扣动扳机,“砰”的一下把鸟儿打落下来。少年快步向前,捡起鸟儿,红着脸在我们的欣羡的眼光中匆匆离去。

    据说,岜沙是外人所见的最不受现代文明侵染的苗族分支,他们自称是最正宗的苗族。村民们过着男猎女织、刀耕火种的生活,使得岜沙具有一种原始、野性的美。我们一路跟着旅游局的人一边打听到,岜沙男子尚武,清一色的绾着发髻,苗语叫“户棍”。男子儿时髡发,前额头发剃光。留脑部头发披于肩后,至成年时开始蓄发,渐渐绾髻于头顶,额头勒一条挑花布巾,此装束至今不变。
   
    【扫帚行心之黔东南篇】岜沙:勇气的凯歌(二)

    我们一直跟着旅游局的人在向导的引导下往岜沙深处的苗寨走去,据说这里是一个没有其他民族杂居的苗族村寨,住房以“吊脚楼”为主。吊脚楼依山而筑,在几座山坡彼此遥遥相望。

    我们走过一处,地势往下,有一条小路延伸下去。路边不少孩子在那里玩耍,无一例外头上留着一圈的长发,可爱极了。我们在从江前去的时候,刚好碰到一对从深圳去的老夫妇,他们先我们一天去了岜沙,向我们介绍了当地情况,还叮嘱我们买点糖果带去,一方面可以逗小朋友开心,另一方面也是尽自己一点心意。我们当时就买了一公斤的糖果,每人口袋里放着些。当看到这些小孩子的时候,我们就不约而同地拿出来,分给他们。看到他们快乐的样子,真的感触到,其实快乐是很简单的事情,小孩子没有太多的欲望,如此简单的东西就能让他们高兴,那一刻,竟然有些羡慕了。

    顺着那小路,我们走下去,走进一座苗寨,高高的木寨门虽然陈旧,但气势犹在,走进去,首先看到的是一排五六米高晾禾的木架,这里的生产习俗竟也保持着原始古朴的形式,这种别致,真令我喜出望外。

    据说,岜沙人自古以来就种糯谷,吃糯米。上千人的寨子,却夜不闭户,禾不进屋,各家各户新收的禾把就晾在露天的禾架上。如今岜沙人不兴打谷,谷子熟了,就一根根连禾杆带谷穗从田里摘下来,再一把把用稻草捆好挑回寨,把禾晾到禾架上,等风和太阳把谷子吹晒干后,才放进粮仓里。要吃米饭时,就取出两把禾把,用原始的脚踏石臼舂米。

    走过晾禾架,我们见到的苗寨的吊脚楼。吊脚楼是用木柱支撑建楼,下层悬空,楼层前面为楼,后面落地或层层为木柱所支撑,这种独特的干栏式楼居在防潮湿、避猛兽时有着特殊的功效。

    我们往里面走,看到几个苗族女子倚门梳头,姿态优美,黑发如瀑布一样披散,她们互相嬉笑着,为对方盘起发髻,银铃般的笑声,甜美的笑容,真的让人感到青春的美丽。一路往寨中走去,一些小孩子纷纷围过来,瞪着骨溜溜的大眼看着我们,尽管自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一对银发的法国男女踏进岜沙后,岜沙这块神秘的土地就像磁铁般地勾引来了一批又一批的不同肤色的海外客人,但他们到现在,还是对客人保持着一种害羞的原始的态度。

    走到一转弯的地方,豁然见到下面地势更低的一片房屋,右边有一小路往下,对面则又是一片苗寨,依靠着远处的青山,交融在一起。我站在地势高出的转弯,看着下面的苗寨落在山坳之中,周围群山包拥,中间小路穿过,苗人赤脚而行,参差的吊脚楼坐落于此,似乎是一个长者,向我们诉说着千年的传说。

    那随处可见茂密的森林,成为岜沙的天然背景,冲霄的大树在丛林中显得格外威武。另一些已经死亡了的树木,也仍然矗立其中,暗褐色的树枝犹如座座丰碑,彰显的是岜沙人古老的环保的习俗。在岜沙人眼里,每一棵树就是一个神灵,它们不仅有灵魂而且还有生命,越是古老的树木就越显神性。

    那边一个小女孩清脆悦耳的声音打破了俯瞰苗寨的心情,转头一看,可爱的孩子不过3岁左右,摇晃着做过来,还不能听懂汉语,瞪着好奇的眼睛,与其他人相比竟然多了一分与陌生人交流的勇气,她从楼梯爬下来,带着几分敬畏,又带着几分好奇,几分野性,欲拒还迎地闪缩着,我们拿糖果给她,她走近两步,又回过头去,看着年长的人,直到他们点头,才又大胆地走前一步,而后又有退缩,之后终于鼓足勇气,走上前来,伸出小手,迅速地拿走我们掌心上的糖果。看着如此可爱的小姑娘,其他人也围上来逗她玩,她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不再惧怕,展露着无邪的笑脸,看见自家的小狗,打个招呼,便让它乖乖来到面前,看见我们举起相机,一下来了兴致,猛得抱起小狗,还不忘露一个灿烂的笑容,喀嚓一声,相机定格,她的天真就这样被我们带回来了。

    看着时间快到中午了,我们还要前往高增,也就只能到此一游了,走出来的时候,发现路边有一个千秋,那秋千悬于树丫上根根陈腐的断绳,似乎记录着岜沙人荡秋千的历史与千年古树同在。到底荡了多少年,或许连岜沙人自己也说不清楚。我只以为是小孩子的玩意而不大留意,却不知道错过了一个岜沙重要看点。

    后来回到广州上网查询,才知道,“岜沙”,苗语的意思是草木繁多的地方。寨里的重大活动和民间节日都摆放在林中举行,据岜沙史料记载,岜沙有许多有趣的节日,如野鸭节、乃尧节、玩年节、吃新节、芦笙节等。这些节日多数与树相关。在岜沙众多的节日里,最能让人寻味的要数“吃新节”了。岜沙“吃新节””又名“情人节”,有一项压轴的节目,就是荡秋千,以荡秋千来寻觅意中情人。于是听着网上那“两情拧就一条绳,两人对唱一首歌,拴于古树下,荡在天地间,岜沙的秋千荡千年……”的醉人歌曲,似乎又回到了恬然的岜沙。

第[1]页 
更多精彩资讯
·贵州余庆构皮滩库区美景欣赏
·贵州省乌江画廊美景
·贵州余庆县示范点创建后农民生活环境
·建成后的余庆构皮滩水电站大坝效果图
·安顺:我爱屯堡女子
·安顺千里菜花尽金黄
·性感安顺:油菜花黄果树
·贵州油菜花 美得充实
·地球上最美丽的疤痕——黔西南
·黔东南:为酸汤鱼好一场兜兜转转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hot | 互利合作hot | 诚聘兼职new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欢迎全国各地景区、游乐园、度假村、农家乐、宾馆酒店、旅行社等加盟成为本站合作伙伴! >>点击详情
Copyright © 2003 - 2010 中国旅游网 www.51yal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29827号]